• <bdo id="cc0ea"></bdo>
  • <xmp id="cc0ea"><noscript id="cc0ea"></noscript>
    守望心中那片麥田
    2022年06月22日 10:35 來源:山東頭條news

      黃河岸邊的濟南章丘,有個地方名叫黃河鎮,隨著章丘撤市設區,這里已改名為黃河街道。那里有成片的麥田,因媒體報道,這里的春播夏收,都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正值世界糧食危機之年的麥收時節,按奈不住驅車去看看黃河岸邊那片麥田的收割。

      記得端午節前曾路過那片遼闊麥田,但那時看上去還都是青苗,今天從車窗望去,竟已是一片純金般燦爛的原野。許多收割機在麥田收割,運送糧食的貨車一車一車從田地里將已經脫粒的小麥運到附近的糧站。順著道停下車往糧站一看,好家伙!這麥子已經堆到天上去了。

      于是,加快速度趕到預約的麥田,找到黃河街道金王村,向村支書王雪峰借了幾把鐮刀,在村民的協助下,大伙兒帶上草帽,在左手臂上綁上一條白毛巾,開始咔哧咔哧割起來。其實,連我們自己都知道,村民們并不指望我們幾個人幫他們收多少,他們一臺收割機6分鐘就能收1畝地,但他們依然非常樂于幫助我們體驗麥收的樂趣。

      黃河街道黨工委書記劉萬銀給筆者引薦了一位“80后”種糧大戶張寶偉, 這位1984年出生的“糧二代”坦言,和父輩相比,他不算嚴格意義上的“農民”,更貼切的說,他是個“職業化的農業工人”。他接手了黃河岸邊700多畝土地,春夏種麥子,麥收之后接著種玉米。

      劉萬銀告訴筆者,為了保留黃河岸邊這一大片小麥種植區,為國家糧食安全盡一份力,街道動用了幾乎全部的資源,采用土地委托,科技扶持,政策補貼,價格保護各種辦法,保護村民的種糧積極性,并培養了和張寶偉類似的許多年輕的種糧大戶。

      記憶中,小時候也曾經到麥田,割過麥子。但孩子們的參與,主要是在大人挑走麥捆之后,在田里拾麥穗。那時候我老家機械化程度不高,主要靠手握鐮刀收割,因而田間常常會有遺失的麥穗,因農忙而放假的孩子們,就貓著腰來回搜尋,將遺落在田地里的麥穗撿起來扎成把,稱過之后,還能換工分。

      后來,就到城市落腳了,但即便這樣,我們這一代人依然沒有脫離農村生活,每到三夏農忙,總會想方設法請假回老家一趟,盡量參加農忙,主要是心中放不下那片童年的田野,對伴隨童年的那種農耕生活懷有眷念。

      可“80后”“90后”“00后”的同事乃至這次同來的“10后”晚輩就不同了。他們大多沒有這樣的生活經歷,我們甚至都不能將以前笑話下鄉知青的“四體不勤、五谷不分”用來取笑他們。因為,現在想找到幾個能夠辨識麥子和韭菜的年輕人都很困難了。

      大約6年前的麥收時節,筆者接到任務到膠東半島某市高新區采訪,住在一個高層酒店,推開窗,發現樓下居然有片金黃的麥田,在城市樓房的層層包圍下,眼看就要被不斷崛起的新樓房吞噬。頓時對這片麥田格外擔心,用手機拍下一張《最后的麥田》。

      《最后的麥田 》

      隨著城市迅速膨脹,全國城市周邊的農田變成樓房的故事天天都在上演。用于糧食生產的基本農田逐年減少,導致許多省份的糧食不能自給。不像早年,許多地方都能解決自己的口糧供給,而在現代產業化分工之后,為提高土地的經濟收益,原來主要用于糧食生產的許多土地,漸漸被分流出來專業生產經濟作物。這樣導致在北方各省,大米基本上要靠東北,小麥靠河南、安徽、山東,大蒜靠金鄉,蔬菜靠壽光。

      在我們生命中,麥田越來越少已是不爭的事實,今后的孩子,除非到全國知名的這幾個小麥種植區,不然估計不會看到金色的麥田。

      與眼前那些麥田相比,心中的那片麥田的消亡更令人擔憂。

      農村的城市化,農村人口向城市的加速轉移,將導致非農人口成倍增加,我們的下一代,如果不是有意進行鄉村旅游或返回祖居地體驗,當代更多人將徹底告別農耕。傳統的農業和農耕樂趣正加速從當代人的生命中剝離。

      城市生活對一代人的剝奪,不僅限于自然生態環境的知識,更重要的是一種關于世界認知的偏差。譬如,認為糧食是機器生產出來的,糧食的基本形狀一開始就是饅頭、面包、薯條,而不是“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一粒一粒的耕種與辛苦。

      在下一代孩子心中,世界基本是灰色的混凝土森林或者點綴著的玻璃幕墻。沒有小河彎彎,沒有裊裊炊煙,更沒有風吹麥浪,他們在理解以田園和大江大河為背景的唐詩、宋詞、山水畫時將會非常困難。

      常常聽到學者談論華夏文明源頭的話題,由于經歷了漫長的農耕文明,中國文化自古浸染了太多的農耕氣息。田園生活,自給自足,與世無爭,幾乎成為歷代中國文人共同的情懷,甚至居廟堂之高的士大夫,在詩詞作品中,也對漁樵耕讀的境界有著無盡的向往。歷史長河中,中國知識分子常常通過田園生活陶冶情操,洗滌靈魂,堅守清貧,以昭示自己在亂世中出污泥不染的骨氣。

      現代革命戰爭年代,革命先驅和革命軍人大多數出身農民,工農哺育出來的新中國,那一把與鐵錘相交的鐮刀,那一抹代表農民的麥田金黃,就成了我們永遠的底色。保持這種底色,就是保護我們的初心,任何時候,制定任何政策,都不能忽略農民的利益,都不能歧視在大地上耕作的農民。

      幸運的是,在濟南城區不遠處,李清照的故鄉,黃河岸邊的章丘區正在努力保存這種文化記憶。和筆者交流時,章丘區委常委、宣傳部長趙琳女士如數家珍:龍山文化遺址、章丘鐵匠技藝,甚至本月晚些時候,章丘石匣村獨有的“過半年”的民俗。經不住趙部長如此“誘惑”,我想都沒想就一口答應下來。

    免费观看黄网站在线播放,久久综合图区亚洲综合图区,香港18禁大尺度床戏在线播放
  • <bdo id="cc0ea"></bdo>
  • <xmp id="cc0ea"><noscript id="cc0ea"></noscript>